磨完牙了嗎?小老鼠,你要不要順便連我的命根子,都一起磨光?

    吸飽了嗎?小蟲子,你穿過我的身體,要不要負責任?

    夠痛快了嗎?一層一層磨過,很好玩?

    夠顯眼了嗎?一枝不剩,鳥巢蓋在濯濯的牛山很安全?

    想起來了嗎?陽光在我身上點火,很有趣?

    或許從來不覺得,自己對誰該負責任,或許,有些少了我,一樣活得很好。也許,地上的板根是為了絆倒,光是在地底鬧得天翻地覆,硬是要再出來,好好嘲弄一番。

    一切的一切,由內而外,但又卻是先看到外面,乾燥?但又多水。乾枯?卻活生生。

    誰說眼見為憑?我說,我沒眼睛。誰說先搶先贏?我說,反正我一定是第一個。誰說,我就是希望?雙子葉,雙嬌。

    無言、無恥,毫無關聯。無眠、頻率,好聽!天才、傻瓜,沒有我的份。

    只是我什麼都不知道,我只是整天貼在樹身上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揚仔仔 的頭像
揚仔仔

揚仔仔的心血

揚仔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