豔陽正中,阿姐使出渾身解數,時速高達八九十,很慌張地載我到新市火車站,可惜仍是錯過了。時間又搖搖~晃晃~,到了兩點半,跟元亨會合後搭了接駁車去奇美。憨憨~~呆呆~~,原來今天,只不過要「次培養」細菌,那橘子不就帶心酸的?忙碌過後,一杯過甜的咖啡〈不過元亨說好苦〉,把什麼都變淡了,去台南打混一下好了。車票也買了,站在區間車,心理忐忑覺得會不會搭錯方向,看一下,風景還不錯,但腳有點酸,但已經無法回頭,車票買下去很久了。

    夕陽西下,台南火車站,人山人海,我們踏著急促的步伐,朝著建興〈福記肉丸〉前進,跑啊跑,我肚子痛他腳痛,這算是熱血嗎?我不知道,只是滿身大汗,不知道在趕什麼?到了新天地,先解解身體的負擔,之後拿方塊給國霖,果然專業的就不一樣,聽聲音就知道該怎麼辦,可惜啊!我的紳藍是透明的,他的改造方法不適合,不過倒是幫我調了一下鬆緊,還是謝謝他。結果來了這裡也不過停留四十分鐘,說不後悔是騙人的,現在我還得跟時間賽跑,趕公車。

    跑啊跑,在十字路口跟元亨分道揚鑣,夜色昏暗,但市區還是好亮,我開始想家了,想阿想,我停下了步伐,幸虧公車剛好來了,司機是每天早上都看到的、有個鮪魚肚的司機,有股熟悉感,似乎又離新化進了點。到半路,有兩個小孩衝上車子,一上車,就興奮地跑到最後頭,之後他們的阿罵慢慢地踱步上來,把他們叫到前面,我的前面。小孩真的好吵阿,雖然隔著耳機還是透了過來,他們竟然在玩猜拳?而且還能「我的一把給你,我們在玩最後一次,......,我的一把還我,哈哈你輸了......,最後一次、再一次再一次......」他們再玩duce嗎?最後一次好久,聽到我都快崩潰了,好險,這時候,「麥當勞」出現了,看見麥當勞會興奮是小孩的天性,想當年我好像也這樣,就這樣,阿罵在他們無情的催促攻勢之下,帶他們去麥當勞,我的耳根子終於清靜了。

    晃啊晃~搖啊搖~到圓環了,睡過頭眼睛睜開來,加油站,該打電話了。下車,漫步回家,我知道阿母會晚點來,我只是想多踩踩新化的地,現在沒有豔陽的攻勢,也沒有趕人的時間,只有涼爽微風跟著我,平淡真是好啊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揚仔仔 的頭像
揚仔仔

揚仔仔的心血

揚仔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